为什么西方人不坐月子了?

“临产的房间总是被关得密不透风。。。。。。”英国学者彼得林娜·布朗在《夏娃:性、生育和为人母》一书中这样记载道。

  在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的欧洲,产妇除了在产后六周之内需要去教堂承受祝愿,还会在产后四十天内受到特殊的保护,喝粥保温,并尽量不出家门。布朗在书中这样描绘一些女人产后的行为:“她们生完孩子,就会盖很多被子,被角都被塞进床角,门窗也被堵死,甚至连钥匙孔都被堵上了……为了避免着凉,她们的手臂、鼻子都不能露出来。”

同样地,在南宋时期医学家陈自明的医学作品《妇人良方大全》中,专门介绍了孕妇“坐月”的办法。值得一提的是,“月子”一词也是出自这本书。

  归根到底,一个“捂”字道出了中西女人在月子上的共性。上述这些记载标明,近代以前的中西方女人都有过一段的坐月子的历史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们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呢?答案很简单,西方人对产后死亡有很深的惊骇,而原因便是席卷欧洲的产妇杀手疾病——产褥热。

在其时,宗教和信仰是人们日常日子的重要部分,所以天经地义地与生育行为联系起来。在没有抗生素的中世纪,许多说法都将产妇之死归结于“瘴气之说”。在瘴气理论中,瘴气是一种有毒的蒸汽,其间悬浮着腐朽物质的微粒,而疾病正是因为瘴气引起的。这一理论起源于中世纪,并继续了几百年。

  在研讨产褥热病因的历史中,匈牙利籍助理医师塞梅尔维斯(Ignaz Philipp Semmelweis)是一位关键的人物。

十九世纪初期的奥地利,普通医院的产妇死亡率能到达20%—30%,即便其时最先进的维也纳总医院的产妇死亡率也到达10%。与那些在同一产房内团体出产的产妇相比,在家出产,足不出户的产妇的死亡率的确要低一些。这也让她们认同躲在家里更为安全。

  塞梅尔维斯于1846年进入维也纳总医院产科医院工作学习。在刚进入维也纳总院的第一个月里,208名孕妇中有36人不幸去世,这使他深感不安,于是开始寻找解决办法。他很快注意到一个现象:医院内有两个诊室,第一诊室由医师和医学生们组成,而第二诊室由助产护士担任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